分类
节目plus

到底我要选择什么戴在手腕上——小米手环5

「去年我卖了个表」,这句开场并不是玩笑。

去年,我 900 块卖掉了 2700 买的 Apple Watch 3,换到了小米手环4。

原因很简单:我的 iPhone X 坏了,我换到了三星 S10。

正如苹果这几年正在做的,Apple Watch可以接打电话、监督运动、提醒洗手、调整呼吸、记录冲浪……

它还可以插电话卡、储存音乐、连接 AirPods、回复消息,它正在成为着一台半独立的设备。但这一切的前提,都是建立在你有一台 iPhone 上。

当我没有 iPhone 后,我想不到留下它的理由。

而换到小米手环4 后,我也没有发现难以满足的需求。

在使用 Apple Watch 时,我每年期待着它越来越丰富的新功能,但当我回到生活,抬起它,还是继续查看时间、通知、消息,我经常要想着给它供电,想着在上面使用各种 app,花式盘它,欣赏它。

的确,它很漂亮,是科技产品,也是时尚单品。

但它同时也好贵、好重、好硌手。这和手环给我的感受完全不同。

在使用手环时,我会经常忘记它。

它便宜,丢了或是每代升级都不心疼,我可以一百块买遍所有喜欢的表带,换着搭配。

它轻便,运动时、睡觉时,戴着它不会有任何不适感。不像 Apple Watch,总让我觉得手上戴了个什么,总是想摘下来。

它省心,我不用每天想着给它供电,去购买下载了各种 app 后又少有开启。

它又轻又小,你不会刻意察觉到你戴了什么,它只是在你手腕上,持续地提醒和观测。

提醒我需要打开手机处理一下消息,观测结果我也只能在手机上浏览。

它不够独立,必须依附于手机。但它够用。

我的需求也就停留在了看表、看微信、看验证码、闹钟、记录运动、了解体征,了解睡眠……

无论是手表还是手环,在佩戴它们的 7 年里,我没有长期记录下任何数据,无论是体重、运动还是健康。

每天的卡路里、步数统计、睡眠数据、压力测试……说实话,我也并不知道它是否准确。

或许有人会觉得,智能手表和手环没有拿来对比的必要。

但我只会选择一款设备搭载在我的手腕上。

我在一个可穿戴设备上的预算和需求又是什么。

在想清楚了这两个问题后,我选择了小米手环5。

它是我个人选择,也是更为大众的选择。

这篇文章如何?

你来评个分吧

平均得分 5 / 5. 得分: 18

迄今为止没人投票,好奇怪

分类
节目plus

引发我这个数码爱好者思考的「逆流」产品 —— 新 iPhone SE

16 年,我买了一台 iPhone SE,当时的我不喜欢大屏,觉得手机就应该握在手里小巧轻便,我也不想拿出一个月工资的预算去买部手机。它是我第一台 iPhone,我很怀念它。

17 年,我对 SE 非常满意,在它的 4 寸屏幕上,看完了 iPhone X 的发布会。我对 iPhone X 感到惊艳,也为 iPhone 8 感到唏嘘。那时候他们说:全面屏时代要来了,但我丝毫没有想换掉 SE 的欲望。

18 年,拍照、游戏、续航……我感到了 SE 的力不从心。我拥抱了全面屏,选择了 iPhone Xr,全面屏和大尺寸机身,提升了观感,却限制了手感。SE 开始在抽屉深处吃灰,时不时被我拿出来把玩后感叹一番。

19 年,我收集着新一代 SE 的传闻,同尺寸机身,全面屏设计,用着厚重 Xr 的我,无比期待着新一代 SE。

20 年,我终于等到了它。

我喜欢它优雅的外形,轻薄的手感。

但我怀疑我自己,还能不能适应四年前,非全面屏的观感和使用习惯。

答案既肯定,也否定。

肯定在于,对 SE 的使用习惯就像一种肌肉记忆,一旦想起如何操作,就马上可以熟练使用。在这个转换的过程中,伴随着熟悉的惊喜感。

否定在于,屏幕观感实在太直观了,轻、薄、更好交互逻辑,这三点和全面屏并不冲突。否则我也不会在 19 年无比期待着全面屏款新 SE。

在使用 iPhone SE 的过程中,这种冲突无处不在,而这个产品本身,也启发了我许多思考。

比如,对「绝大多数」的思考。

绝大多数的用户。

在体验 SE 的时间里,我开始观察周围的人群,地铁里,公交上,十字路口前。许许多多的苹果用户依旧使用着 iPhone 6、6s、7。

作为一名数码爱好者,在过去,我难以想象一部主力机能用四五年都不换。但现在我发现,绝大多数人,他们不追求最新的技术,也不会对各种参数如数家珍,电子设备的更新周期比我们想象的更长。

他们不在乎跑分,只在乎使用。

新技术、高参数固然有意义,但回归到自己对手机要求和需求,这才是硬道理。

绝大多数的使用。

内置 A13 芯片的 iPhone SE 可以剪 4K 视频实时渲染,可以运行最考验性能的 iOS 游戏大作,也可以像每年 WWDC 上的演示一样使用最新的 AR 软件。

但……这是绝大多数人,绝大多数的使用吗?

即时通讯、社交网络、视频文章、购物外卖,这才是。

所以 iPhone SE 是一个极其理性的选择,它需要消费者知道自己对手机明确的需求,以及能否接受它的「逆流」。

最后,我想回归到一个基于消费者立场,媒体角度的思考。

在数码圈里,我们太容易形成信息的回音室了,屏幕越来越大,处理器越来越快,价格也越来越高。我们疲于参数,渴望新的颠覆,期待划时代的产品。我们需要技术进步,但也需要回归现实。

回归到六亿人月收入不足千元的现实,回归到九亿网民七成月收入不足五千元的现实,回归到世界范围内 iPhone 机型占比最大的是 iPhone 7 的现实。

回归到,我们才是少数派的现实。

所以可能你不喜欢 iPhone SE,但一定有人喜欢它,或者需要它。

过去四年,苹果没有提供这样的选择,现在,有了。

对 iPhone SE 的观察过程,一直让我想起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开篇和结尾的两句话:

「『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, 』他对我说,『你要知道,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,
并不是个个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。』」

「于是我们奋力向前划,逆流向上的小舟,不停地倒退,进入过去。」

这篇文章如何?

你来评个分吧

平均得分 4.7 / 5. 得分: 172

迄今为止没人投票,好奇怪